山的那边
发布时间: 2019-07-16

25年前,初秋
   大山深处,秋雨绵绵,层层的大雾,似乎永远也不会消散,笼罩着整个山村。山村地处大别山余脉,一年中有3个月的时间在雾里度过。迷迷蒙蒙,混混沌沌,任什么都看不出来,若不是咿咿吖吖稚嫩声、浑厚苍凉的咳嗽,偶尔的几声犬吠,真以为这是一个沉寂的世界,与世隔绝。

  “爷爷,大山的那边是什么?”小孩手指着眼前灰蒙蒙的大山,稚嫩的问道。

  “孩子,山的那边还是大山。”面对着孙子忽闪忽闪的大眼睛,老人沉思一会,慢慢的说道。

  “那……山的那边那边呢?”孩子抬起头,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又再次问道。

  “嗯……山的那边那边……可能还有一望无际的平原、河流和草原吧!……具体有什么,要等你长大了,出去看看才能知道咧!”老人不忍心打断孩子的企盼的眼神,思索很久才回答出来。

  的确,老人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大山。至于山的那边,具体有什么,他也不清楚。他主要关心一亩田今年的收成怎样,农业税要上交多少,圈养的两个猪崽年底能不能出栏卖个好价钱。对于外面的世界,也只是每个月出去赶集时,闲聊时从别人口里听得零星片语“有一位领导人,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,要搞改革开放”,具体什么是改革开放,说者不懂,听者就更不懂了。

  九十年代初,改革开放的春风还未吹进这个偏僻的小山村。山村的人们还是像往常一样的生活着,早已习惯眼前的浓雾。浓雾有时凝聚成团,有时飘洒如雨,有时稠的让人窒息,有时丝丝缕缕的游动,似乎松散开了,眼前留出一点可以回旋的空间。
15年前,仲夏

  “从明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;喂马,劈柴,周游世界;从明天起,关心粮食和蔬菜;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……”我信步在窗前,手里拿着海子的诗篇读着。抬眼看着眼前的大山,我若有所思。

  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十年时间,改革的春风吹遍山里的每一个角落。勤劳的山里人,用自己的智慧和双手改变着眼前的一砖一瓦。青砖小瓦变成了红砖大瓦,彩色电视也不再是奢侈品,电话也不再是陌生物件。

  2004年起,国家开始取消农业税,到2006年1月1日彻底废止《农业税条例》,意味着在我国沿袭两千年之久的传统税收的终结。当这条消息在新闻联播上播出时的当晚,整个山村沸腾了。农民从此不再交“公粮”,土地里的所有收入全都收到自己的荷包中,在加上粮食直补,每亩田每年的收入还是很可观的。当晚爷爷借着酒兴,指着远处的大山满怀深情的对我说“娃,你一定要多读书,替我们两辈人走出大山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……”说完,回过身,擦试了眼角,慢慢走向里屋。

  高中三年,三点一线,不负韶华,顺利拿到大学的敲门砖。当大学录取通知书被邮政人员送到家里的那一刻,全家人都激动了。家里终于有一个人可以走出大山,见识外面的世界。通过成功申请国家助学贷款,我顺利踏进大学的大门。临行前一天晚上,爷爷和爸爸一起到我房间,交待到武汉后一个人生活的一些事项。晚上,我梦见终于爬上了山顶,山顶上,我仿佛听到海浪的声音,海在远方夹杂着雪白的海潮为我喧腾……

10年前,立春

  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。大学生活,充实而饱满。毕业时,怀揣着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的情怀以及核电报国的梦想,我成为一名核电人。大亚湾核安全文化的洗礼,让我逐渐懂得核安全是核电人的生命底线。两年后,我怀揣着创业实干的梦想,来到漠阳江畔,踏上了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土地,在这片精耕的土壤下,我将核安全种子埋藏、等待着它生根、发芽、成长成参天大树。曾经的一片荒芜滩涂,随着2008年12月16日第一罐混凝土的浇筑,逐渐迸发出生命力。移交接产、现场设备调试、装料、商运,现场的每一个角落都印下了挥洒汗水的青春背影。2014年3月25日,1号机以转速1500rpm(转/分钟),电功率1086MW源源不断的向电网输送着清洁电力,当168小时的考核结束时,平静的心沸腾了,曾经的辛酸苦楚被此时的喜悦所替代。1号机组正式投入商运使得阳江核电成为我国大陆第六个、广东省第二个投入商运的核电基地。之后的几台机组,在“安全第一、质量第一、追求卓越”的使命传承下,逐渐“瓜熟蒂落”并不断创造着优秀的工期和业绩……

  闲暇时节,登上70米观景平台,看着眼前一字排开的六台核电机组在10年间逐渐成长起来,内心感慨此起彼伏。回忆起曾经逝去的青春,我可以自豪地说:青春无悔!岁月匆匆,我舍弃了稚嫩,获得了沉稳。虽然我仍住在“山里”,但山的高耸绵延,海的波澜壮阔,让我懂得了创业维艰、守业不易。我愿在青春的岁月里,甘当核安全航船的舵手,安全驶航。梦在前方,路在脚下。在新时代的征程上,不忘初心,牢记核安全使命,为伟大的中国梦、核电梦而谱写青春华章!

Baidu
sogou